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师生园地>标兵典范 > 正文内容

标兵典范

大山一样的情怀——记罗坪乡栗子坪教学点负责人卓德刚

来源:信息中心 作者:覃业彦 编审 :猎眼 录入:覃业彦 发布时间:2018-08-17 浏览数: 【字体:

afc8203f9a6447fc82d6e299a4bf63dc.jpg

卓德刚老师指导学生亲近大自然习作

一座大山,一所教学点。4年前,一位老师,20个幼稚娃。现而今,4名教师,95个山娃子。

山娃儿回来了——这一悄然而欣喜的变化场景,定格在石门县罗坪乡地处湘鄂交界高山峻岭中的栗子坪教学点。

栗子坪教学点的新气象背后有一位师生和家长交口称赞的好校长,他就是对山乡教育和学生有着大山情怀的土家汉子卓德刚。

笔者两次走进大山深处,不仅欣喜地见闻了教学点的新气象,还被这位对学生有着大山一样深情的好老师所深深打动。

高中毕业时,他刚刚17岁,就当上了山乡村小的代课教师。一晃38年,他一直就在农村学校任教。三所村小、一所完小、一个教学点,他的青春岁月牢牢地扎根在乡土之中。他曾荣获“常德市优秀教师”“石门县十佳教育工作者”称号,荣立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6次嘉奖。如今,55岁的他还是那个山区最偏远教学点的负责人,尽管荣誉开始纷至沓来,但他还是那么乡土朴质。

“我离不开山乡的娃儿们。”

1981年,卓德刚高中毕业,聘请到罗坪乡条件最艰苦的大帽尖村小学当代课教师。刚满17岁的他,本还是个大孩子,但已经成了山区小学生们的“孩子王”。那是一个不通公路、信息闭塞的山村小学,一至四年级两个复式班,两个代课教师,60多个泥娃子。“教室是几间摇摇欲坠的土瓦房,从山脚爬坡到学校要两三个小时。”卓德刚对当时学校的艰苦环境记忆犹新。

38年的教书生涯中,卓德刚有33年担任班主任并“包班”上课,一个人承担起语文、数学、音乐、体育、自然等所有科目的教学工作。把学生从一年级带到上高年级后,他又从一年级学生教起,同样是“包班”。

刚开始教书的年代,吃上商品粮是无数农村青年梦寐以求的理想。1985年,在贵州工作的伯父找关系让他放下教鞭去贵州的盘江矿务局办公室工作,可以转成商品粮。这对当时许多想跳出农门的民办教师来说,是多么大的诱惑啊!然而,看到班上几十双渴求知识的眼睛,他毅然拒绝了亲人的好意。1986年,县信用合作联社要在职工子女中招一批员工,只要报名,他就可以进城吃商品粮了。父母和亲朋都苦口婆心地劝他。可他硬是用真诚说服了大家,留下来继续当他的“孩子王”。

刚开始教书的艰苦与清贫,一度也让卓德刚泄气。当时也正是商品经济浪潮冲击农村的年代,农村许多人开始进城做生意。“生意好的时候,人家一天赚的钱抵得上我们教书匠一年的收入。”收入的巨大差异让卓德刚心生不平,“为什么同样是付出辛勤劳动,教书和经商的差距就这么大呢?”一度,他也萌生了辞职的念头,但最后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山里的孩子太懂事、太淳朴了,我离不开山里的娃儿们。”卓德刚说起当年学生们对老师发自肺腑的尊敬和爱戴:每天早晨上课前,孩子们会主动把开水端到老师桌上;每天都会有学生把家里带来的新鲜蔬菜,偷偷放到厨房的门前;老师一旦生病住院,学生们都会结伴到病床前看望……

在卓德刚看来,和孩子们在一起,就是一件很愉快、很单纯的事,于是,他选择了留在山乡学校,留在最需要他的基层教学岗位上。

“要真诚和爱心对待每个学生。”

卓德刚当了33年的班主任,他摸索总结出了自己的带班心得——“要真诚和爱心对待每个学生。”

有一段时间,班上学生都迷上了“地摊小说”,上课时也偷偷的看。卓德刚把几名成绩较差的学生叫到办公室单独进行说服教育,而对几名班干部却在全班点名批评。班干部们感到委屈:“为何犯同样的错误,老实却有偏袒?”卓德刚说:“既然是班干部,理应起好带头作用,所以要更加严格要求。”

不仅如此,在学生犯错误的大小上,他也区别对待。“如果学生打架、抽烟,我不会劈头盖脸一顿痛骂,而是很有耐心,和颜悦色地给他们讲道理;相反,如果学生因为懒惰、粗心犯了哪怕是丁点小错,我就会特别严厉。”卓德刚认为,当学生犯大错误时,他内心其实已经意识到错了,老师只需讲道理,就能达到效果;反倒是很多小错误,学生并不以为然,如果不严格要求,最终可能酿成大错误。

作为班主任,卓德刚的管理方法很民主,很多事放开手让学生去做,发挥学生的主体性,带出了学校“最民主的班级”。讲课时,他会有意穿插很多幽默的小故事,深入浅出地让学生明白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他不仅课上得好,跟学生玩得也很好。课余时间,他经常和学生一起打打篮球、乒乓球,走走跳棋、围棋。“我想让孩子们在快乐的氛围中学习、成长。学生跟我很合得来,认为我很真诚。”他说。

卓德刚对每一位学生都倾注了父母般的大爱。

学生李明的父母在广州打工因车祸双亡。卓德刚把这个不幸的孤儿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意志消沉时,卓老师给他讲保尔的故事;双休日,卓老师把他接到家中照顾,添衣买鞋。“卓老师,不,爸爸,您是我的再生父亲,长大后我一定当一名像您一样的好老师。”李明在作文中这样写道。

学生刘平5岁时,母亲因家境贫困抛下父子俩出走。可怜的孩子只读完小学三年级,就随给人打短工的父亲在乡村流浪。卓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努力劝说14岁的刘平重新回到他班上读书。在社会上混了多年的刘平散漫不羁,上课捣乱,下课欺负小同学,还经常拿学生和老师的钱物。卓老师用慈父之心温暖他,转化他。每逢双休日,卓老师把他接到家中,亲自为他洗衣、辅导功课;病了,及时为他请医弄药;违反纪律了,不厌其烦地说服教育。一个学期,刘平变了,变得有礼有节,学业成绩也由一位数上升到及格。如今,在外打工的刘平,每年回家过年的第一件事就是拜访卓老师。

担任33年班主任,卓老师为贫困学生垫付医药费、学杂费、生活费累计达1万多元。

“学校办好了,家长自然满意。”

2010年,卓德刚提拔当罗坪乡安溪完小校长。“学校办好了,家长自然满意。”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他积极内引外联争取资金改善办学条件。任职5年时间,学校争取到浙江NLP12同学会、杭州友缘联盟企业家37万元的学校维修资金和电脑、打印机、乒乓球桌等物资。维修资金用于改善师生的住宿和生活条件,教师用上了自来水淋浴。

借着合格学校创建的东风,安溪完小建起了塑胶跑道、篮球场、多媒体教室……还安装了自动校门,学校条件焕然一新。

他为了学校这个大家舍弃了小家。在儿女眼中,他不是一位称职的父亲。他很少时间陪孩子,大女儿读大学、工作的地方他从没有去过;在爱人眼中,他不是一位合格的丈夫,爱人3次动手术需要他照顾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

远离集镇的栗子坪教学点办学条件差,学生纷纷外到县城和本乡集镇的两所完小,快到退休年龄的陈元香老师一人坚守着20多名“小娃儿”。向教学点调派教师一直是乡中心学校最头疼的难题。2015年上学期,中心学校决定选派好校长、教学能手充实到这所全乡唯一的教学点。消息刚刚出炉,把安溪完小办得红红火火的校长卓德刚主动请缨,立下“办出全县一流教学点”的誓言,来到家乡的栗子坪教学点当负责人,同时又兼任起班主任和任课教师。

三年时间,教学点办得怎么样呢?走进校长办公室,我们体会到学校的管理水平:墙壁上,整齐地悬挂着各类制度方案、工作活动资料;会议记录、学校日志详实地记录着校长和老师们的工作点滴。临窗墙角的高清电子显示屏上分6个区域清晰地监控着教室、食堂和校园的每个角落……

“两年不到,学生纷纷回流,办了一、二年级和幼儿大、小班,如今,我们已经有了95名学生。6个学期的全乡统考,教学点两个初小年级语数成绩在24个科次的考试中拿了11个第一、6个第二。”校长卓德刚颇为自豪地说,他接任时的班级综合分比全乡兄弟单位低出14分,一年时间,却反超了15分。

“一位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中心学校校长汪洋对立下军令状、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卓德刚几年来所取得的办学成绩十分赞赏。

 “学校条件好了,老师也就进得来留得住,教学质量一点也不比外地差,家长自然想就近入学。”卓德刚一语道破学生回流的直接原因。

“初到教学点,确实让我心寒。房屋破旧,烂泥巴操场,曾经有孩子不小心掉进茅坑的旱厕。”站在硬化一新的操场上,卓德刚心潮澎湃。近三年,县教育局投入专项资金35万元新修了师生食堂;乡中心学校倾斜公用经费10万元刷新校舍;栗子坪村支两委筹资8万元、组织劳力硬化了200米校道;积极外联新合作石门物流园置业有限公司、民建常德市经贸支部、石门县水利局等捐资助学10万余元,改善教师办公条件和资助贫困学生……而今,学校安装了50兆高清联网的监控设备。每位教师都“分”到了一套带卫生间、装修一新的套间住房,配备了电脑,安装了浴霸,学校真正成了老师的家园,而瓷砖贴面的学生水冲式厕所让原来的旱厕写入历史,更是让家长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如今,在栗子坪教学点每天都会上演这样感人的情景:许多家长会自发地顺便为学校老师们送来冬瓜、白菜、葱蒜、鸡蛋等新鲜环保的蔬菜。

“校长是校长,更是全校师生的‘保姆’。我每天都看到他亲自督促灶房弄出好吃、卫生的饭菜。”因为离校远,不得不在学校附近租房带孙子的陈桂先经常闲着没事来义务为学校种菜,她对校长和老师关心孩子们的好了如指掌。

卓德刚和老师们还利用课间在校园的一块空地里种瓜种菜,供学生们滋补食用,这能不感动家长?“这里的老师管娃比我们还细。娃在学校变化大得很,懂事,自理能力也强了。我们还能通过手机把娃儿们在学校的表现看得一清二楚。把娃放在这我们放心。俺为老师送菜送吃的,是土家人的尊师习俗。”家长们都这样说。

山里的娃儿回来了,卓德刚满怀自信和欢喜。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