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教育要闻>媒体聚集 > 正文内容

媒体聚集

常德日报:播种希望“拔穷根” —— 石门县教育扶贫工作走笔

来源:局办公室 作者:本报记者 刘凌 实习生 李湘莲 通讯员 易继刚 杜方林 编审 :猎眼 录入:覃业彦 发布时间:2018-10-08 浏览数: 【字体:

来源:常德日报  2018年9月7日  头版+第6版专题

 □本报记者 刘凌 实习生 李湘莲 通讯员 易继刚 杜方林

【引子】

8月6日,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复同意石门县脱贫摘帽。在脱贫攻坚过程中,教育扶贫功不可没。

石门县以教育为突破口,坚持“精准扶贫、教育先行”理念,大力实施“科教兴县”“教育强县”战略,以更高的视野谋划教育,以更大的投入建设教育,拔除穷根、播种希望,不仅兑现了“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困而失学”的庄严承诺,还逐步成长为全市、全省业界的一面“金字招牌”。

该县顺利通过了“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评估验收,2018年被省教育督导委员会正式认定为教育强县。初中毕业会考、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综合评估均位居常德市第一方阵;高考成绩持续领先,仅2018年就有17人被清华、北大录取。石门一中成为清华、北大优质生源基地,是名副其实的“三湘名校”。

“培养一个孩子,脱贫一个家庭”,莽莽大山中,朗朗书声响。

在这里,扶贫助学覆盖每个贫困学子

早在2015年的全县教育工作会议上,刚履新石门县委书记的谭本仲就向全县人民庄严承诺:“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困而失学。”从此,石门县立下愚公移山志,把“贫困生资助全覆盖”作为教育精准扶贫的重要举措来落实。

“精准锁定建档立卡等‘四类’家庭经济困难学生11890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学生10542人。”石门县扶贫指挥部教育扶贫分指工作人员唐纯党不假思索的报出这样一组数字。为了这个精确到个位的数字,县教育局和县扶贫办坚持每学期组织一次贫困学生大摸底,乡镇政府、街道办干部和学校教师进行逐户上门“地毯式”的摸底排查,按照“三签字两盖章”的要求,精准锁定每一位贫困学生,只为扣好“不让一个孩子因贫困而失学”的“第一粒扣子”。

该县构建了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全覆盖资助体系,打好“奖、贷、助、补、免”等政策组合拳。不仅全面落实“两免一补”等国家资助政策,还增设免教辅资料费、补交通费、幼儿园入园补助和高中助学金资助面提高5%、兜底补助生活费等“地方粮票”。甚至想方设法筹措资金110多万元为县外就读的1059名本县学生发放贫困补助,补齐了资助“天窗”。截至目前,累计资助贫困学生(幼儿)59万多人次、1.65亿元,做到了应助尽助,实现了资助“全覆盖”。

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扶贫助学的参与者

除了落实政策性资助外,石门县教育局还积极引导社会团体以及爱心人士,积极开展扶贫助学活动,营造了浓厚的扶贫助学氛围。

“启动仪式5秒倒计时,5、4、3、2、1!”5月29日11时8分,石门县教育基金会网络募捐通道正式开通。“中网国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王康50万元,湘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黄卓30万元,石门县新合作物流园10万元……”宽大的显示屏上,来自全国各地的一笔笔捐款在快速滚动刷新。成立于2014年的石门县教育基金会,是湖南省5A级社会组织,是省内首批具有公开募集资格的慈善组织。基金会积极配合教育扶贫,精准推出圆梦行动、育才行动、爱烛行动、助校行动四大公益项目,公益支出5000多万元,奖助师生共25000余人次,帮助2315名学生圆了大学梦。

今年5月,从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中国善德网传来喜讯,石门女青年陈明珠成功入选全国“十大孝心大使”。陈明珠家住太平镇苦竹坪社区,现就读于衡阳师范学院。能走到今天,她要感谢石门县教育基金会。8岁那年,母亲成了双目失明的植物人,16岁时她本人又不幸患上了突发性脊柱侧弯,治病花去了10多万元医疗费,父亲因为承受不了生活的重负离家出走。生活的重重磨难,陈明珠选择了乐观面对和积极抗争。她在家尽孝,为长期卧病在床的母亲喂饭喂药;在校努力,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衡阳师范学院。县教育基金会为她送来了5000元学费,并牵线搭桥衡阳师范学校,学校为她免除了大学四年的全部学费,每年给予她最高额度的助学金。

“我们这里有‘郑洞国教育基金’‘石门桐梓基金会’‘九伙坪社区助学基金’和‘磨市镇教育发展基金’。”磨市镇党委书记周明贵如数家珍。原来,在县教育基金会的带动下,全县范围内相继成立了“郑洞国教育基金会”“盛氏女儿基金”“石门一中教育专项基金”等30多个助学公益组织,为教育扶贫排忧解难。

2017年4月5日,太平镇桩巴龙广场。“太平镇教育基金”现场募捐活动隆重举行,人们纷纷慷慨解囊。常德凯申实业董事长、北京大学石门校友会会长王中炯现场捐现金10万元。陈如娟,太平镇一位普通的个体经营者,两个孩子的母亲,毫不犹豫地把5000元放进教育基金的募捐箱。无论是功成名就的大老板”,还是普通劳动者,大家都拿出了一颗爱心,献出一份情意。短短一个小时,现场300多名爱心人士捐款居然超过150万元。“我们根本没有想到,简单的一个倡议居然能有这么好的效果。”太平镇党委书记丁国先被大家捐资助学的热情给惊呆了。

丁国先清楚地记得,2016年4月,唐天标上将牵线搭桥,吸引上海赢天下集团捐资70万元,改善了太平镇完小的现代化教学设备。受此启发,太平镇党委政府建立太平镇教育基金。同年8月“太平镇教育基金”开始发力,资助了65名贫困学子,奖励了19位大学新生。此后的每一年,太平镇的孩子们都能享受到这份特别的优待。

该县教育基金会负责人说:“我们这里走出了郑洞国等将军,有着重教传统,大家都希望孩子通过读书走出大山,所以捐资助学代代相传,如今愈发光大。”

在这里,没有一个孩子因贫因病而失学

电影《一个都不能少》中,代课教师魏敏芝孤独地踏上了寻找因贫辍学学生的艰难路。而今的石门,这样的寻找已经演变为四方合力——石门县将“控辍保学”作为对乡镇党委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考核的重点内容,建立了辍学学生“四包一”工作机制,即一位学校领导,一位班主任或教师,一位乡镇(街道)负责人,一位村居(社区)负责人,确保“控辍保学”有章可循、有度可量。

“谢谢他们!……”16岁的侯文斌想感谢帮助过他的乡镇干部、学校师长,刚刚开了个头就热泪盈眶。侯文斌自小父母离异,父亲和爷爷相继过世,他与年逾古稀的奶奶相依为命,贫寒的家境和接踵的灾难让他倍受创伤。初二那年,他读了一个星期就逃学了。磨市镇中学校长向李双和班主任老师三番五次前去劝学。这个身材瘦小的男孩封闭的心灵在师长一次次地劝说下被打开。“我其实心里想读书,但是看到家里这么困难,想自己找点修理的事做算了。”侯文斌告诉向校长。向校长因势利导,建议他初中毕业后读职业院校,学一技之长。如今,已被湘北职专机电专业录取的他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归根结底,要以情动人。“新铺镇燕子山中学校长夏清波对劝返学生有了心得。开化寺村的一位女学生杨梅,初三第一学期后就随亲戚去了广东打工。夏清波一点一滴地了解学生的情况。“她的家庭极度贫困,家里只有残疾的父亲。她成绩一般,觉得继续读下去也没有什么出路,干脆出门打工见见世面。”为了这个女孩能完成初中学业,夏清波化身知心大叔,打电话、加微信,一步一步地解开心结。杨梅同意回来继续学业。开化寺村村干部开始接力,村支部书记张先元负责前往广东接杨梅回家,为了打消杨梅的顾虑,补贴了杨梅一个月的工资,并承诺等她初中毕业后把她介绍到一位石门老乡办的电子厂去工作。怕女孩面子薄不好意思回学校,班主任老师登门相邀,学校给她准备了全套生活用品,杨梅终于完成了初中学业。

“防止下一代再次返贫,还得靠教育。”石门县分管教育的副县长宋雨泓清楚,教育扶贫不仅仅是知识的传递,更是一种情感的传递,是用一个生命唤醒另一个生命的奇迹。

 1名罹患顽疾的女孩,10位教职员工,11公里山路,义务送教上门,这些数字勾勒出一个充满温情的故事。2017年的岁末,石门县皂市镇“义务送教小分队”的故事经媒体的发掘和呈现,散发出动人的光芒,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常德市教育局号召全市教育工作者向“义务送教小分队”学习,感受他们的大爱与坚守。

坚守的何止“义务送教小分队”。7月的新关镇步行街,太阳依旧火热。10岁的严安站在家门口,等着老师一周一次的送教。当记者随同新关镇完小的梅婷、周妍和康群爱这3位老师一道出现在她面前时,这位智力残疾二级的孩子居然在努力向我们打招呼。2年来,这3位小学骨干教师每周登门送教,“学习有内容,老师有教案,学生有收获。”到了客厅刚刚坐定,严安熟稔地从柜子里把作业本和笔拿了出来,“她很愿意跟着我们学习,最近正在学写阿拉伯数字。”周妍手把手地教孩子写数字,虽然笔迹歪歪扭扭,但孩子学得很开心。

“这其实是我们日常的一件工作。”当义务送教引发全国性关注的时候,石门县教育局局长廖琪宁依旧觉得有些意外。“对因为健康原因无法在校就读的特殊学生,我们早就有送教上门的安排。”廖琪宁拿出一份统计资料,2018年,全县有94名残障学生享受着“送教上门”服务。汗水凝金。石门县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83%,小学巩固率始终是100%,三类残疾儿童少年入学率达98%以上,初中巩固率稳定在99%以上,高中毛入学率达到90.1%,真正实现了“一个都不能少”。

在这里,好学校就在家门口

“山区的孩子也要就近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近年来,石门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人以壮士断腕的豪情,掀起了全面改薄的新高潮。

投入6.51亿元,完成学校建设项目229个,维修改造农村薄弱学校82所,创建标准化学校131所,建成乡镇公办中心幼儿园22所、民办普惠性幼儿园34所,91所农村寄宿制学校实现“三有”目标,山区学校面貌焕然一新。

投入1.5亿元,建设教师公租房、周转房2045套,让山区教师“安居乐教”。

投入7000余万元,建成实验室、多媒体教室1360间,升级换代56所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多媒体、教学仪器、音体美等设备,建成“三通两平台”建设,建成8所“1+N”网络联校,“1+37”的网站群平台,“校校通网络”“班班通资源”“人人通空间”覆盖率均达100%,让山区孩子享受到了优质的教育资源。

建立联点支教制度。全县所有县级领导、县直单位均联系一所农村学校,每年帮扶一定资金,解决学校的实际困难,促进全县办学水平整体提升。仅2017年,全县各单位就为教育帮扶资金569.43万元,不仅改善了办学条件,更引领了尊师重教风尚。

硬件上来了,师资水平同样是“大提升”。人才引进上新招频出,“全日制普通高校师范类二本及以上应届毕业生直签、特岗教师入职即入编”等政策全市独创,确保了教师队伍“退一进一”落到实处。仅2018年就下达了350名教师补充指标,目前已基本完成新聘任务。

石门县除在硬件上“补短板”、教师队伍“促均衡”外,还积极探索“城带乡、强带弱”的联盟化、集团化办学模式。如今已经组建了“石门三中——三圣——磨市联盟”等8个学校联盟,石门二完小教育集团、石门五完小教育集团和石门四中教育集团也相继成立。

盛夏,石门二完小教育集团龙凤校区里机器轰鸣。“趁着假期,把原来的煤渣跑道改成塑胶的。”龙凤校区执行校长罗功双向记者介绍。记者放眼一望,整饬一新的教学楼前,水泥操坪整洁宽敞,周围点缀着花草绿树。这样的校园环境,对于2012年就在这里执教的教师盛继华来说,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的龙凤小学,操场杂草丛生,垃圾满地,房子漏水,学生中午吃饭都没有地方坐。”

地处城郊的龙凤小学,面临着办学条件日益陈旧、生源锐减的恶性循环。2016年招收的一年级新生仅有寥寥9人。2017年8月,石门二完小教育集团龙凤校区挂牌,昔日“灰头土脸”的学校开始焕发生机。“来了城区的优秀老师,有了图书室、餐厅、书法室,添置了体育器材,教室实现了多媒体教学。”楚江街道龙凤社区居民陈永明说。他不仅这样说,还这样做——把8岁的儿子从城区学校转回来了。

如果好学校就在家门口,哪个家长愿意舍近求远。在石门二完小优质的教育资源吸引下,当年龙凤校区就实现了学生回流,一年级新生达到44名。教育集团化正成为该县全面推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的利器。

在石门深山,走教正成为偏远教学点孩子们的“福音”。“教学点分布广,教师年龄偏大,管理水平参差不齐,音、体、美等教学根本无力开展,需要我们走教来支援。”磨市镇九伙坪完小的谭婷婷老师,负责了3个教学点的走教工作。这些从各个学校选派的优秀年轻老师,每周前往教学点走教,给孩子们上音乐、美术和体育课。“孩子们每周都盼着我们来,校门一开,孩子们就围过来了,特别开心的样子。”

均衡的最好佐证就是学生回流。一些原本只有30多人的学校,最近已经快速回流到近百人,比如大河洲小学、新华教学点、陈家湾小学、栗子坪教学点等山区小学尤为明显。罗坪乡栗子坪教学点地处偏远山区,校园条件很差,4年前,只有一位老师,20个学生。如今,学校已有6名教职工,95个学生、幼儿。“这说明,我们已经将优质的教育资源送到了山区孩子的家门口!”廖琪宁自豪地说。

行走在石门,从城市到山村,从数据到实例,从个案到整体,细细观照,我们深深感到,教育如同春雨,滋润着希望的萌发,夯实着小康的根基。

汗水不会说谎,努力不会辜负。石门教育发展的生动实践,必将成为脱贫攻坚战场上永不磨灭的一面旗帜!

    网址链接:http://cdrb.cdyee.com/html/2018-09/07/content_598767.htm?div=-1

                    http://cdrb.cdyee.com/html/2018-09/07/node_8.htm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